只要提交您的电话,即可免费试听一次!

您的当前位置:飞乐首页>>琵琶知识>>琵琶技艺天外天
分享到:
琵琶技艺天外天|上虞飞乐艺术音乐教育中心

发布时间:2012/3/3    浏览:

    唐朝贞元年间,(785~805),宫廷里有位乐师叫康昆仑,西域康国(今新疆境内)人,善弹琵琶,人称“长安第一手”。

 

    一年春天,康昆仑带着小徒弟聪明游山玩水来到翠华山庄严寺。晚饭后,康昆仑瞧见紫檀桌上摆着一把琵琶。常言道“英雄爱宝刀”,他见琵琶以玉石为品,弦较一般琵琶为粗,用手一拨,声音宏亮淳厚,不由得暗暗惊奇。他从六岁就开始学琵琶,三十年来从西域辗转来到长安,上自皇宫内苑,下至酒楼歌榭,见得多了,竟从没见过这样一把好琵琶。于是,他问知客僧道:“这是谁琵琶,出家人也通音律?”

 

    知客僧刚要回答,可巧从外面进来一个和尚接过话茬儿说:“这是前天一位施主遗忘在此的。”那知客僧指着和尚对康昆仑介绍说:“这位师兄俗姓段,法号善本,前几天刚从五台山云游到此。”

 

    康昆仑抱着琵琶,信手拨弄丝弦。他的注意力全被这把好琴给吸引住了,只扭过脸对这位云游和尚瞟了瞟,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。知客僧冲着善本笑了笑,对康昆仑说:“既然您喜欢这把琴,何不弹上一曲,好让我寺师兄弟们叨光饱饱耳福。”康昆仑拨弄着琵琶,手早就痒痒了,便不推辞,低头调了调弦,信手弹了起来。弹的是《杨柳枝》,这是当时长安盛行的一首新曲。“长安第一手”果然名不虚传,门里门外聚满了和尚,挤得水泄不通,但大家都被琴声所吸引,没有一个喧哗的,异常安静。琴声刚止,众和尚交口称赞,只见那位云游僧不以为然地晃着脑袋。这时,小聪明走到那和尚面前说:“和尚,你为什么摇头?”那和尚没说什么,转身走开了。聪明嘴里嘟囔着:“乡巴佬,懂什么?对牛弹琴!”康昆仑一听这话言重了,瞪了聪明一眼。转念一想,一个敲木鱼化缘云游四方的野和尚,见过什么世面?便一笑置之,并未在意。

 

    第二天,师徒二人吃过早斋,动身回长安。临出门时,康昆仑向知客僧叮嘱道:“待那琵琶主人来时,请务必转达,说我有事请教于他。”知客僧连连答应。原来善本和尚就在隔壁,这时也闻声出来相送,打着山西腔说:“康供奉,有缘幸会,咱们后会有期吧。”

 

    康昆仑回到家里,康夫人告诉他,说是皇上因今年天旱,叫紫虚观打醮求雨,又命东西市的天门街各搭彩楼,要东西两市比赛声乐,所以东市特邀你弹琵琶压场,时间就在后天初八。

 

    唐朝京城长安,盛行各种比赛,比诗文,比武术,这次又出新花样斗声乐,东西两市况凑巨款,用重金聘请高手“唱对台戏”。上自达官贵人,下至黎民百姓,都等待着看这热闹场面。

 

    初八这天,天门街人山人海,万头攒动,只见五凤楼阙下,东西各搭起一座彩楼。午炮放过之后,只听东西两边的彩楼上乐声大作,先是羯鼓各打三通,然后笙、管、笛、箫、筝、琵琶、檀板等等,鸣金振玉,此起彼伏,人们争先恐后地拥向彩楼,两个彩楼之间挤得水泄不通。

 

    在乐声中,只见东楼上出来一个身穿九品吉服的市令,他从彩桌上拿起一幅六尺来长的大红缎子,用竹竿挑起立在台前,上写“特聘从六品御前供奉康昆仑演奏琵琶。”

 

    康昆仑上来向观众深深一揖,抱着琵琶坐下,调好了弦,便铮铮地弹了起来。他弹的是《六幺》,这支曲本来难度较大,他又把原来的调子变成了“羽调”,就更难弹了。他那美妙的乐声,轻柔时宛如山泉流淌,明亮时又像鸟儿婉转歌唱,弹到雄壮有力的地方,声如雷鸣,风驰电掣,使人惊骇,真是美妙极了。后来越弹越快,就像一阵暴风雨袭来……

 

    正当人们的心潮随着他的音乐奔腾起伏的时候,忽然“嘎”的一声,结束了全曲。

 

    台下雷鸣般地欢呼起来,拍手跺脚,高声喊叫:“再奏一曲,再奏一曲!”他的演奏激起了高潮。

 

    康昆仑进后台,换了一套衣服,下楼去场边一家茶馆品茶,心里非常得意。不多时,忽听堂官惊呼一声:“快看,西楼压场的来了!哎呀,还是个女的!”康昆仑禁不住好奇,也站起身往台上看去。只见彩楼上一位衣着华丽、浓妆艳抹的妙龄女郎,身穿红衫绿裙,头上戴着一顶绛色绸绢做的帷帽。还未拨动琴弦,她的丽姿就把观众倾倒了。她轻移莲步走到台前,大大方方向台下深深一福,说道:“奴家也弹一曲《六幺》,刚才东楼弹的是‘羽调’,奴家移在‘风香调’上。”

 

    这时台下非常热闹,大家情不自禁地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,长安城虽有女琵琶手,哪有人敢和康昆仑较量?正在人们胡思乱想时,只见台上的女郎伸出素手连挥两下,光这两声扫弦就像惊雷掠耳,轰然而降,台底下千万人顿时安静下来。内行人一瞧这出手便觉不凡。康昆仑心头一热,赶忙向西楼台前挤去。

 

    只见这女郎下拨有力,指法娴熟,弹得这曲《六幺》竟别具一番新意。偌大的场子,观众好像都屏住了气息,安静的出奇。

 

    这声声琵琶有时如山间幽泉,泻玉涌珠,凝咽曲折,有时又似黄莺出谷,百鸟齐集枝头婉转歌唱。人们听着听着仿佛置身在春光明媚、山水灵秀的地方。啊!那灿烂的百花仿佛就在身边悄悄开放,那清澈的泉水仿佛就在脚下潺潺地流过,使人心旷神怡,忘乎所以。

 

    这乐声跌宕起伏,只见她越弹越急,变化万端。一时间弦声转入雄壮有力,仿佛千军万马奔驰而来。一时间铁蹄声铺天盖地,剑影刀光,惊天动地。这时,人们仿佛置身在生死拼搏的古战场,刹时间热血沸腾、豪情陡涨……

 

    这琴声一弦扣一弦,一声压一声,弦弦声声把全场人的心都给揪住了,任凭她那灵巧的手指随意拨弄。起初人们还觉得是一把琵琶一双手在弹奏,听着听着,恍如几百只琵琶几百双手在同时上下翻飞,滚珠落玉,听的人们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。

 

    突然,这琴声也是“嘎”然一声止住了,台下人们仿佛不相信奏完了似的,愣住了片刻。这女子用右手轻掩住琴弦的余音,站起来福了福,转身进了后台。直到这时,台下成千上万的人才轰然叫起好来,惊天动地,经久不息,人们仿佛疯狂了一般,从没听见过这般仙乐,这女子莫非神仙下凡?

 

    康昆仑如醉如痴地在台下呆立着,恍惚间觉得这女郎用的琵琶就是前天在庄严寺见到的那把。她到底是谁?这女子的本领真高啊,我这“长安第一手”真是徒有虚名。想到此浑身直出冷汗。他不顾一切地分开人群挤上西彩楼的后台,一见那女子就奔上前施礼。当着大家的面,诚恳地要求拜她为师。

 

    这女郎笑了笑说:“请稍候,等我换换衣服出来相见。”说罢进了更衣室。不多时从更衣室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秃头和尚,康昆仑一惊,认出这和尚就是刚才弹琵琶的女郎,而这和尚不是别人,正是在庄严寺挂单的那位云游僧善本法师。康昆仑纳头便拜,诚恳地要求法师收他为徒。

 

    这件趣事轰动了全城,传进了宫廷。唐德宗是酷爱音乐的,就把善本召进宫来。德宗一看,和尚脸色白嫩,身段窈窕,想不到他竟有此绝技,当即命令他弹奏一曲。德宗听了赞不绝口,赏他袈裟和财物甚厚,还命他把技艺传授给康昆仑。德宗听说他俩已结成了师徒关系,更是高兴。

 

    善本要康昆仑再弹一曲。善本听后说:“你的技法太杂了,而且还有邪音。”康昆仑更加叹服地说:“法师真是神人啊!我年幼时,先跟一个女巫学琴,后来又换了好几位老师。”善本说:“我看你的指法,就知经师非一,你要从头学起。从现在起你不能再摸琵琶了,直到完全忘记从前的指法,我才能开始教你。”康昆仑非常虚心,当即表示一定遵照法师教导。后来,康昆仑从头学起,刻苦地纠正过去的指法,终于把善本的全部技艺学到了手,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,成为我国历史上著名的琵琶演奏家。




  • 上一篇内容:
  • 下一篇内容:
  • _ ×
    在线报名!
    联系电话:
    可免费试听一次!

    点击这里咨询我培训中心
    点击这里咨询我销售中心